now

斗地主一缺二

百合
改天开车
夹杂私设ooc
樱花妖x桃花妖
没有聚聚产粮就只好自己来油腻了[doge脸]

皎洁的月光平铺在院子里,几只蛐蛐还在不眠不休的叫着,把这份寂静打破开来。时不时抚过的风弄得树叶飒飒作响,斑驳树影似张牙舞爪的妖魔鬼怪。池塘里还未眠的鱼儿冒出头来,平稳的水波泛起淡淡涟漪,然后一圈一圈散开。池边的石桌上摆放着一副白釉酒具,没有多余的花纹倒显得十分素雅,盘中石凳上两道倩影相对而坐。

酒壶里的是桃自制的桃花酿,起身将酒杯中盛满酒,桃莞尔一笑,递过一杯放置樱的面前,眼里充满期待。
“尝尝吗?这可是桃我亲手酿造的哟!”

“桃酿的,我当然要好好尝尝。”

樱接过酒杯,抬眸将桃欢喜的表情收入眼底,唇角也不自觉上扬勾出一个好看的微笑,鼻翼间充斥着酒的清香,还未入口便微醺。不似一般的酒,多了一丝甜味也不曾甜腻,独特的味道令人回味无穷。

“如何呀?”樱放下手中的杯子,心念着逗弄逗弄面前的人儿,倒是十分认真的说着:“稍微甜了,是不是又放多了糖?”桃一下笑出了声:“看你的模样,分明是正好合适,还非要打趣我。”

被人戳破后也不见得樱表情变化,只是被遮在发下的耳朵泛红。“那你再尝尝这个?我可是费了好久的时间才做出来的呢。”桃伸手拿起一小块桃花糕,放入樱口中,指腹还刻意在樱的唇上停留片刻,心里更添了些欢喜。樱挑眉看了一眼坐在对面揩油自己还笑的正欢的人,也不过多作计较,反正之后都会讨回来的。桃的手艺一直不错,这桃花糕也是甜而不腻,又带着桃花特有的香味,非常可口。

“很甜呢。”樱站起身来移到桃的身侧,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扑闪着大眼睛的人儿,“樱,你这是要做什么?”“这酒你还未喝,不如我喂你。”这话是实打实的陈述句,没有过问的意思,伸手摁住准备起身逃走的桃,然后不顾桃的反抗就端着一整杯酒灌进桃的口中,才放下已经空了的酒杯,满意的点了点头。

樱知道桃向来是酿酒不喝酒的,酒量自然比不得别人,这一杯入口,桃白皙的脸颊上很快染上两抹红晕,眼中起了一层薄雾。她右手撑在桌面上,起身用左手勾住樱的脖颈,额头靠在樱的肩窝,樱的手顺势搂上桃的细腰,免得桃跌倒。桃抬起头看着樱姣美的容貌,右手不安分的在樱腰间滑动,说着:“是这桃花糕甜,还是我甜呢?”

樱的心跳动得很快,怀中的人媚眼如丝,她低下头,薄唇覆上桃的红唇,格外的柔软。桃哼了一声,倒是两只手一起勾着樱的脖子了,贝齿被樱的舌尖撬开,相随着缠缠绵绵,呼吸太过灼热,引得桃的睫毛轻轻颤抖。唇上的银丝还未扯断,樱看着怀中人的偷笑,眼里多了些笑意:“当然是你更甜一些了。”


“啊...啊哈...”


低低的喘息在房间里不断回荡,窗外的月亮似乎也听见了这令人害羞的声音,直躲在黑云后面。唇齿交缠时发出淫靡的声音揭示了屋内坦诚相见的两人正做着的,那不可言传的情事。


加贺吻向赤城那已经红肿的唇,那是一个带着侵略性的吻,湿润的舌匆匆扫过赤城的下颚随后勾住赤城的小舌纠缠不清。赤城阖上眼睑,温柔的回应着加贺的动作,最后分开时,两片薄唇上牵起一道好看的银丝,她感觉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在升温。加贺伸出舌意犹未尽的舔了舔下唇,她吻了吻赤城的唇角,随后逐渐滑向赤城的脖颈,留下一个个只属于她的,暗红的印记。


她轻轻啃咬着赤城紧致的锁骨,修长的手指在赤城光滑雪白的后背抚摸着柔嫩的皮肤,引得赤城浑身发软,精致的脸庞也飘上两抹红晕,好看的睫毛轻轻颤抖,眼角溢出的是那因为太过刺激带来的欢愉的泪水,微张的口中发出诱人的呻吟。


“啊...轻点...嗯啊...”


加贺低下头来含住赤城胸前那嫣红的一点,在口中吸吮舔舐,而她的另一手不知不觉已经放在了赤城另一边的丰满上,她握住了那雪白的丰盈,渐渐用力,让那丰满在她的手中变成各种形状。那在赤城背后的手也未停歇,指尖顺着赤城的脊骨缓缓下滑到尾椎,刻意的在那末端用指尖画着一个个不规律的小圆圈给赤城带去更多的刺激。


“啊哈...嗯啊...加...加贺...”赤城的褐色眼中染上丝丝迷离,低声呼唤着爱人的名字,她胸前的弧度随着她逐渐加深的呼吸不断起伏,她抬手试图推开埋在她胸前的那人,手却不自觉将加贺的头摁在她胸前。


舌尖再次滑过那挺立起的一点,加贺满意的听着赤城的呻吟,手肘支撑住身体随后坐起身来跨坐在赤城的腰上。抬手将额前的发撇在耳后,唇角依然没有丝毫弧度,只是那眼里多了份炽热。她将手指探入赤城身体最私密的那处,入手的是一片湿润,她刻意用指腹触碰到了赤城体外的那点敏感,引得身下人猛的颤抖还伴随着好听的呻吟,将手抽出时,手指上沾了许多透明而又粘稠的液体。


“已经很湿了,想要吗?”加贺因情欲而充满磁性声音,让赤城喜欢,只是这话,让她怎么回答?难道要回答想要吗,好羞人的。赤城这样想着,只紧抿着唇不语,微皱着眉头,染了春色的眼里带着点点些许不解望着加贺。加贺看着赤城这幅诱人的模样,心底暗暗说着好可爱,可是表面上并未表现出来,她可是很想听到赤城说“想要”的呢。赤城看着加贺抬起那沾有她的体液的手,在她的注视下舔净手指上透明的液体,好像如果她不说话就一直不继续动作一样,下面传来阵阵空虚感,赤城咬了咬下唇,扭过头,小声的说着:“想...想要...”


好美。加贺如此想着,唇角不自觉勾起了一个微笑,她的手指终于陷入那片柔软的紧致开始了有节奏而又规律的动作,每一次都探入赤城体内最深处,带出少于透明的液体顺着赤城的腿根流到凌乱的床单上。


直到赤城感受到体内那异样的刺激不断升腾,她的手紧紧攥着床单,本来就已经凌乱的床单显得更乱,她口中的喘息诱人,黑色的长发随意散在床上,额角的鬓发也被汗水沁湿贴在脸颊。那处紧致溢出大量的液体后紧紧咬住加贺的手指不松,最后是她口中的呼吸渐渐平复,才反应过来加贺的手指还停留在她体内。


她红着脸,眼波温柔如水泛起涟漪,她微笑着用双手勾住加贺的脖子,稍抬头再一次送上自己的唇。


夜还很长。